:无论到哪都会使该地更美好大航海时代著名倒货商葡萄牙

曲目::无论到哪都会使该地更美好大航海时代著名倒货商葡萄牙
NJ:
时间:2019/04/12
发行:



  全书视域广阔,立意深远,文笔流畅,以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为叙事主线,真实地描绘了近代早期葡萄牙海洋帝国的世界性的扩张的起伏盛衰和波澜壮阔的历史图景。举凡葡萄牙海洋帝国的思想、文化、政治、经济以及宗教扩张的动因,它在非洲、美洲、亚洲的贸易、殖民以及传教事业,及其与母国的千丝万缕的联系,葡萄牙与其他欧洲大陆以及海洋国家如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和教廷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均有较为深入的叙述与分析。该书还讨论了这个人类历史上的第一个殖民海洋帝国留下的历史以及文化遗产——诸如世界性的贸易网络、殖民城市制度、作物和动物的流通、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商业通用语言的葡语的普及、知识以及文化的交流等。作者还论及以塞巴斯蒂安主义以及弥赛亚主义两种思潮的合流为特征的葡萄牙民族精神的内在本质。

  葡萄牙本国只原产一种著名的植物即金雀花,但是,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人却通过海外殖民地之间的贸易联系,将世界上许多种作物或植物运来运去。结果是,这些植物在世界上各个地方生根发芽,从而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人们的饮食习惯以及生活方式。

  在中世纪的晚期,葡萄牙国内就出现粮食不足的现象,以至于有些人认为去外部世界寻找粮食也是葡萄牙人推进地理大发现事业的一个原因。葡萄牙人不但以军事行动占领休达等著名的粮食产地,而且在伊比利亚半岛以外也寻找适宜粮食生产的地方。在发现马德拉群岛以后,葡萄牙人就开始在那里种植小麦。

  除了小麦以外,在地理大发现时代以前,葡萄牙人已经知道亚洲等地的东方稻米,葡萄牙人统称其为“印度(不是国家概念)稻米”。15世纪末年,在几内亚比绍地区,已经有人种植一年收割两次的稻米。葡萄牙人第一次到巴西时,带回的物品中就有大米和芋头。据说稻米先由葡萄牙人带到佛得角,然后又从那里传到巴西。葡萄牙人还在圣海伦娜岛种植果树,引进猪、羊等家畜,使得这个本来荒无人烟的岛屿变得有生机,因为葡萄牙人想把这个岛作为大西洋上的一个中转站和补给站,给那些从印度航行回国的海员提供食物和一切补给。

  葡萄牙人还将东方的物产运回到该国在非洲、美洲的殖民地以及本国。最著名的就是香料,包括产于马拉巴、印度斯坦(北印度地区)以及印度尼西亚的胡椒,北印度的生姜和豆蔻,产于锡兰的肉桂和肉豆蔻以及摩鹿加群岛的丁香,等等。它们不仅用于烹饪,也用于药用。胡椒原产于东南亚的香料群岛以及印度西海岸,这是葡萄牙在地理大发现初期从东方带回的最重要的物品。生姜原产于亚洲的热带地区,很早就存在于印度和中国。当葡萄牙人抵达印度的时候,生姜已经在东方广为传播,并且有史料表明已经在非洲东岸种植了。葡萄牙人将生姜带到了圣多美以及印度,并且得以迅速推广。肉桂在16世纪初年的时候,仅在锡兰种植。为了垄断锡兰的肉桂贸易,葡萄牙人在1556年进攻锡兰。在16世纪,有人记载因为葡萄牙耶稣会士的携带,肉桂传入巴西。

  除了香料以外,葡萄牙人在转运美洲以及亚洲作物、植物方面,其种类要远远丰富得多。早在公元2—3世纪,欧洲人对于亚洲的作物已经略有所知。在以后的数世纪里阿拉伯人以及其他的中介人零零散散地将这些作物带到欧洲。但是,达· 伽马来到印度则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葡萄牙人发挥了主要的作用将这些植物和香料传播到世界各地。例如,菠萝原产于美洲的中部和南部,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分别发现了菠萝,他们立刻认识到这种水果的价值,因此在热带地区广泛推广。葡萄牙人在1505年就已经将菠萝带到海伦娜岛,1518年就已经带到印度。

  此外,葡萄牙人通过印度西海岸的殖民地还将美洲的土豆(马铃薯)、玉米、番石榴、番茄、木薯和烟草引入包括印度在内的东方地区和国家。(17世纪在印度作广泛旅游的法国旅行家让· 巴普蒂斯特· 塔维尼作出了高度评价—葡萄牙人无论来到哪里,都会使该地变得对后来者更美好。)

  在此期间,器具也随着作物的传播而流通于东方与西方之间。潘日明谈到葡萄牙本国以及巴西等殖民地的器具流入澳门以及中国,中国的器具又由澳门流向印度、欧洲和伊比利亚国家的情形:“我们从巴西运来了鼻烟。鼻烟玻璃小瓶玲珑剔透,是精巧的艺术品。至今那些收藏家仍对此赞叹不已,爱不释手(传说贾梅士曾有一红木柜,内装300多只鼻烟瓶,逝世前他已卖掉了一部分)。同样,澳门也向巴西和欧洲运去了大量的瓷器、景泰蓝、象牙件、漆、佛山丝绸和其他纺织品。在埃斯库里亚修道院的豪华私室里,在科英布拉大学图书馆里,以及在葡萄牙和巴西的几个博物馆和教堂里,尤其是在果阿总督和澳门总督以及其他贵族的家里(我记得是瓦莱· 德· 帕拉迪纽斯和马赛杜· 德· 卡瓦莱罗家)珍藏着地道的中国画、屋顶画(巴西贝洛· 奥利藏特附近的萨巴拉圣母教堂)、宗教礼仪装饰、花瓶、雕像和木雕刻。

  在地理大发现时代,葡萄牙的瓷器有三个不同的来源,但是其渊源都在东方:一是来自印度果阿的,被称为“印度的瓷器”;二是来自1550年至1640年葡萄牙人与日本的贸易所获得的日本瓷器;三是来自葡萄牙人在东方的殖民地澳门的中国瓷器。所有这些瓷器汇合起来使得里斯本成为当时欧洲最大的日本以及中国瓷器市场。(东方文化对葡萄牙传统的冲击要数中国对17世纪的葡萄牙瓷器和瓷砖的影响最大。)

  继西班牙人以后,葡萄牙人还将动物在世界各地运来运去。他们将印度和亚洲其他地方的动物和家畜带到了美洲,包括马、驴、骡、牛、羊、猪、鸡、鹅、狗和猫。在巴西,葡萄牙人最初没有将这些动物和家畜引入,直到1549年王室在巴西建立政府以后,葡萄牙人考虑在当地定居才这样做。除了羊以外,所有其他的动物在巴西都找到了它们的家园,在这些动物被带到这里以前,葡萄牙人还考察了当地的气候、降雨、土壤、日照、温度等情况。除了这些动物的食用价值以外,它们还对于当地的经济产生了影响。公牛可以用来拖运装载甘蔗的板条箱,拉沉重的货车,拉动碾压甘蔗的磨子,还可以用来耕地。骡子和驴是最佳的长途交通工具。开阔的草原是养牛群的最佳牧场,在巴西的南方和北方,这样的牧场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这些牧场出产的兽皮可以出口和用来包装烟草以及其他捆扎的货物。猪肉成为巴西当地人的主食,特别是在矿区尤其如此。马匹成为快速的交通工具,像牛群一样散布在广阔的草原上,骑马的人一般是绅士,有别于跟在主人后面的奴仆。

  地理大发现以及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上流社会还将一些动物视为域外珍奇而加以收藏。葡萄牙人不是最早也不是最后一个对于域外奇珍异兽感兴趣的民族。大约在葡萄牙人征服休达的时候,中国明朝郑和的远征船队就将东非、霍尔木兹和亚丁等地的域外奇兽如老虎、狮子、孔雀,特别是神奇的长颈鹿带回中国。葡萄牙人则从非洲和巴西带回猴子、蜂鸟和鹦鹉。

  到了18世纪的时候,若奥五世也下令从巴西带各种鸟类回葡萄牙,他特别要求巴西的总督尽量要减少运输途中鸟类的死亡数量,为此目的葡萄牙人还制作了一种特别的笼子,总督则要求舰长们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些笼中物活着抵达里斯本,这正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在东非罗安达装船的动物和大量的鸟类在漫长的旅途中不可避免地会死去,因为从东非出发的船只必须先要将奴隶和货物送到巴西的巴伊亚和伯南布哥,然后再横越大西洋回到里斯本,途中出现动物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点击查看原文::无论到哪都会使该地更美好大航海时代著名倒货商葡萄牙


五分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