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凤成都的

曲目:桐花凤成都的
NJ:
时间:2019/04/08
发行:



  台湾著名历史学者、作家高阳有一部现代题材的长篇小说叫《桐花凤》,书的扉页是高阳引清人王士禛(渔洋)词《蝶恋花》的名句:“郎是桐花,妾是桐花凤”。这是用小女人的口吻说的软语:心目当中的男人就好像桐花,我呢就是桐花树招来的小鸟,小鸟依人。这是用情很深的话。

  小说《桐花凤》展现了高阳历史叙事之外的另一面,也展现了高阳触及现实情欲层面的才华。小说开篇即说:“成都多植紫桐,每当暮春,桐花盛开,有五色灵禽,来吸取桐花的朝露,称之为 桐花凤 。他明明是桐花,却不以为能对桐花凤有任何奉献。这份因谦卑产生彼此认知的差距,造成了不必要的悲剧……”

  桐花凤是一种小鸟,体型比燕子稍小,因暮春时栖聚于桐花而得名。王士禛借桐花、桐花凤比拟男女之间的痴缠,此词艳传一时,因此被戏称为“王桐花”,以后更有模仿者。近代冯干干有词《浪淘沙》云:“妾是夜来香,郎是螳螂。花花叶叶自相当。莫向秋边寻梦去,容易繁霜。”

  张晓水、张二水、张伍合著的《回忆父亲张恨水先生》提到一桩趣事:1936年,张恨水、张友鸾、卢前、左笑鸿等几位友人相聚南京“六华春”,酒过三巡,张友鸾大谈扑克牌奥秘。左笑鸿说,扑克牌最高分为“同花顺”,于是仿效王士禛的著名情话,吟出:“又是同花,又是同花顺。”张恨水立即接过去说:“冀野(卢前字 )辞藻无伦,而身体肥硕,可赠以词: 文似东坡,人似东坡肉,”席间恰有一盘东坡肉,一语双关,举座闻之大笑。

  桐花是清明时节之花,这种乖巧的鸟儿以穿过暮春雨幕、喜栖集于桐花之间采撷花蕊而得名。《太平广记》卷四六三:“剑南彭蜀间,有鸟大如指,五色毕具,有冠似凤。食桐花,每桐结花即来,桐花落即去。不知何之。俗谓之桐花鸟。极驯善,止于妇人钗上,客终席不飞,人爱之,无所害也。”

  唐代在成都担任要职的李德裕十分熟悉蜀地风物,鉴于当时出产自成都的“桐花凤扇”是川扇工艺扇的最早代表,其《李文饶集》别集之一《桐花凤扇赋序》进一步指出:“成都夹岷江,矶岸多植紫桐。每至暮春,有灵禽五色,小于玄鸟,来集桐花,以饮朝露。及华落则烟飞雨散,不知其所往。”并赞美道:“美斯鸟兮类鸳鸯,具体微兮容色丹。彼飞翔于霄汉,此藻绘于冰纨。虽清伙之已至,常爱玩而忘飧。”

  剑南彭蜀向有鸟大如指,五色华丽,有冠似凤,食桐花,每桐结花即来,花落即去,不知何之,谓之桐花凤,极驯。桐花色白,至春有小鸟,色蕉红,翠碧相间,生花中,惟食其汁,不食它物,花落遂死,性多跳,掷推触即死。东坡词所谓“绿毛么凤”又名“倒挂”,青城、峨眉往往有之,至春啼,其音若云:“无偷花果”。

  古代典籍中的梧桐是较为宽泛的概念,主要包括梧桐(青桐)与泡桐(白桐)两种。必须指出的是,这里的“桐花”主要指的是泡桐花,而不是专指梧桐花。

  桐花凤是雀形目太阳鸟科亦即花蜜鸟科的雄鸟,更准确一点,即蓝喉太阳鸟。而“绿毛么凤”“罗浮凤”“倒挂子”,缘其“倒挂”的生态特征,分类上属于雀形目极乐鸟科。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沈钧《鸟类世界》二“世界奇鸟撷翠红”记载:“太阳鸟体长8至15厘米,体重仅五至六克。它们以细长的嘴、管状的舌吸食花蜜,同时也捕食昆虫。”看来,如果仅仅喝水,解决不了浓愁。

  桐花凤来去无所,独钟于蜀地,近乎灵异了。“郎似桐花,妾似桐花凤”,这喜欢停驻于美人金钗上的翠鸟,谁能料到,在风雨飘摇的四川晚清时节,竟然从情欲的粉黛闺情之间贸然出走,侧身问鼎刀戈血光。

点击查看原文:桐花凤成都的


五分快三